罗家兵:不离不弃是真爱
时间: 2012-06-18 来源: 贵阳市文明办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罗加兵现在的“家”是一间四壁漏风的简陋木板工棚。推开呀呀作响的木板门,薄薄的木板稀稀拉拉地围成了不足六平方的空间,板缝最大处有巴掌宽。屋里,一张破旧的小床,铺着薄薄的棉絮,凌乱地堆着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被褥。一张小破方桌,一把看不出原来模样的小沙发是仅有的家具,这还是他捡回来的。自2005年离开农村老家到县城打工,他们夫妻俩就一直住在这里。

  就是这样一个不能称之为家的“窝棚”,让罗加兵格外满意,他称其为“天然空调”。他说,“既能遮风又能避雨,夏天凉快得很,冬天我们就捂着被子。”

  和同龄人相比,罗加兵显得格外矮小、瘦弱。贫困的家庭、多难的生活留给他的似乎只有黯然,可他的脸上分明写着坚韧和快乐,常常爽朗地开怀大笑。这样笑的时候,他的脸上开出了一朵菊花。

  罗加兵出生在开阳县楠木渡镇谷阳村水井湾组的一个农民家庭,兄妹三人,靠耕种土地维持生计,日子过得很清贫。

  1988年,罗加兵认识了张发珍。两年前,张发珍仅以一分之差与中专失之交臂,但因家境贫寒,父母无力供养她复读,她忧郁成疾,继而精神失常。张发珍的遭遇,让罗加兵对这位俊秀的姑娘产生了深深的同情。在相识一段时间后,27岁的罗加兵与22岁的张发珍结成了夫妻。

  婚后,满怀希望的罗加兵揣着家里仅有的几百元钱,带着妻子来到省城贵阳省安宁医院看病。罗加兵梦想着妻子能在某一天恢复正常。可3年过去了,妻子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为了给妻子看病,他到处找人借钱,欠下了几千元的债务。对于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这几千块钱是一笔天文数字,也许会背负一辈子!在再也无钱治病后,罗加兵万般无奈地接受了这一事实。

  除了吃饭,张发珍什么事都做不了,生活的重担全压在了罗加兵一人身上。他既当爹又当妈,既是丈夫又是“保姆”,每天干活养家糊口,洗衣做饭,带孩子,照顾妻子,忙得团团转。生活的艰辛并没有消磨他的意志,反而让他更加坚忍和乐观。有好吃的,他总是先让妻子和孩子吃,自己在旁边乐呵呵地看着,只要妻子孩子开心,再苦再累都值得,现在拥有的一切已经让他非常满足了。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们是一家人,一个都不能少。”

  罗加兵最担心的是妻子发病。在情绪稳定的时候,妻子会安安静静地坐着,一旦发病就乱砸东西,抓着什么挥舞着就往人身上打,连罗加兵也不认。罗加兵的脸上、脖子、手上经常被抓出一道道血痕。面对疯癫的妻子,罗加兵很宽容,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当她发疯的时候,罗加兵总是耐着性子安抚,将她身边能扔能砸的东西都拿走,避免她伤着自己。刚结婚那几年,妻子动不动就跑出家门,在村里村外乱窜。罗加兵经常四处寻找,把全身弄得脏兮兮的妻子领回家,再梳洗干净。

  20年来,罗加兵与妻子没有分离过,他走到哪里,就把她带到哪里。有时候回家看孩子,给孩子送生活费,他总是急匆匆赶过去,又急匆匆赶回来。罗加兵说,“我习惯和妻子守在一起,一旦分开,我就会牵挂得不得了,怕她饿到,怕她冷到,还怕她跑丢了。”

  生活重压下他撑起一个温暖的家

  贫瘠的土地,收入是微薄的。分家时得到的一亩田、半亩土,是罗加兵全家人生活的来源。几千元外债,一家三口穿衣吃饭的担子,沉重得让罗加兵喘不过气来。照顾妻子占用了他大量的时间,耕种庄稼的精力自然就少了许多,虽然他拼命地耕种,庄稼还是一年种来不够半年吃。每年只有几百元收入,不仅外债还不了,连基本的生活都成了大问题。

  看着吃不饱穿不暖的妻子和孩子,罗加兵的心里难受极了。为了改善现状,他决定到县城打工挣钱。2005年5月,老罗将读小学二年级的儿子托付给大哥罗加文,自己带着妻子来到开阳县城。

  到县城后,在亲戚的介绍下,他先是到一家洗车场洗车,每月包吃给300元工钱。可只干了一天,因为妻子的原因,他不得不离开。就在这时,山台山便民蜂窝煤厂需要一个送煤工人。在听说罗加兵的情况后,煤厂老板吴国军二话不说收留了他,还将煤厂后面的工棚腾出来让他们住下。就这样,罗加兵与妻子在开阳县安顿了下来。

  刚到县城,罗加兵人生地不熟,吴国军便每月固定给他500元工资,并帮他上下煤,到附近的地方送煤。罗加兵不认识路,吴国军就在纸上画好线路图,他照着去送。干了一个月后,罗加兵觉得在外送煤比坐着等强,每月能多拿一、两百元,于是提出想出去卖煤。吴国军很干脆地同意了,给了他一个板车,讲好卖一个蜂窝煤给3分钱。

  拉着装有蜂窝煤的板车,老罗走街串巷,开始了起早贪黑的日子。第一天去卖煤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的罗加兵看着四通八达的马路、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知所措,想吆喝又张不开嘴,怕别人笑话,拉着板车又不敢乱走,怕迷路。一天下来,没卖多少煤不说,人还累得差点虚脱。可是卖不了煤就没有钱。第二天,罗加兵拉着板车,大着胆子在城里四处蹿,扯着嗓子大声吆喝:“山台山蜂窝煤,山台山蜂窝煤。”迷路了就问人。如今,罗加兵对开阳县城了如指掌,每条小街小巷怎么走他清清楚楚。他有了固定的客户,一些餐馆指定由他来送煤,这也为他增加了销售量。每次出门,他最少拉200个煤,加上板车的重量就是500多斤。如果路好走,就多拉一些,装上400个,以便能多卖一些,多赚点钱。每天,他要在开阳县城里转两三趟,如果每次拉的煤少,就得跑4趟。只要有顾客买煤,他就挑着煤直接送到别人家里,他曾创下过一天爬了五十多层,送了2吨多煤的记录。生意最好的时候,他一天能卖出1200多个蜂窝煤,赚得30多块钱。靠着这微薄的收入,老罗艰难地支撑着这个家,供孩子上学。

  面对生活的重压,罗加兵始终保持着乐观的心态,他经常对邻居们说:“我不觉得苦,打心眼里感激妻子为我生了可爱的孩子,给我一个温暖的家。”

责任编辑:ray
联系地址:贵阳市金阳新区市委大楼 市文明办秘书组 咨询电话:0851-7988275 7988179 咨询QQ:1371727679 邮编:550002
Copyright©贵阳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