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文明网 > 我们的节日 > 纪念日
贵阳——红军长征曾经走过的地方
时间: 2016-08-11 来源: 贵阳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1933年9月下旬,国民党以50万军队的兵力向中央苏区发起第五次“围剿”,中共中央被迫放弃苏区根据地,于1934年10月开始长征。在长征途中的 “湘江之战”中,红军冲破了敌人于湘江东岸围歼的企图,却付出了惨重代价,由八万多人锐减至三万余人。在这生死危急关头,毛泽东极力主张放弃同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转向蒋介石意料不到、而敌军力量薄弱的贵州省去开辟新的根据地。在军情紧急,两种意见僵持不下的情况下,中央于12月12日在湖南通道召开紧急会议,作出进入贵州的决定。在这片渲染着红色历史的大地上,黎平、龙里、贵定、开阳、乌当、贵阳等城市中显隐的红军标语、共产党宣言、革命遗址和与红色历史息息相关的老百姓,串联着“黎平会议”、“遵义会议”、“四渡赤水”、“土城战役”、“南渡乌江”等红色印迹引发的“佯攻贵阳”这一历史印记。

  “佯攻贵阳”为中国共产党实现“历史转折,出奇制胜”的战略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这一军事案例已列入美国西点军校和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的教科书中,是世界战争史上兵法研究的经典。

  而今天,我们就追随着红军当年走过的痕迹,去探寻那发生在1935年的经典战役......

  

  图为秀美的开阳县乐旺河(图片来源于网络)

  【开阳县花梨乡乐旺河简介】

  流经开阳县境的清水江是乌江的支流,其下游的乐旺河渡口,是红军渡乌江必先抢渡的河流天险。乐旺河渡口水面宽阔,流急滩险,水中巨石时隐时现,两岸树林茂 密。蒋介石虽然料想不到红军会进入贵州,但当他得知情报后,立即电令贵州军阀王家烈加强布置兵力全力“防堵”红军,以配合中央军的“追剿”。此时,在乐旺 河渡口把守的是侯之担师李成章旅钟立刚团(编号11团)的一个营,还有开阳县地方武装协防。敌军沿河修筑碉堡工事,并将居住岸边的乡民渡船强行用石头压沉水底,破坏所有渡江工具,阻止红军渡江。红军进开阳县东北的花梨乡,担任先头部队的4师12团7连指战员当夜冒着冻雨寒风,在当地老乡的向导下,赶了20多里路,悄悄地来到乐旺河渡口。在船工李洪顺的帮助下,捞上沉船。于1935年1月1日拂晓,趁着天未亮雨雾蒙笼之际,红军七连100多人全部渡过河。天亮时,黔军才发现已过河的红军。此时,红军12团已到对岸,在红军机枪火力的压制下,已渡河的指战员猛打猛冲,黔军在慌乱之间溃败,溃散的敌人向县城方向逃跑。7连攻下了敌军阵地,前后半个小时解决了这场发生在乐旺河边莲花山上的战斗,控制了清水江下游的乐旺河渡口,为红军大部队渡河提供了保障。

  为了争取抢渡时间,在当地百姓的帮助下,红军在河上架起了浮桥,为大部队渡河做准备。1月2日,红三军团分乐旺河、龙坡渡、水口渡,经过三天三夜的抢渡,全部渡过了清水江,击退敌人的阻截,红三军团先头部队分别到达乌江的桃子台渡口、茶山关渡口、楠木渡渡口。

  茶山关守敌刘翰吾部,半月前已将茶山关渡船拖到北岸,沉入水中;并修筑碉堡,准备凭险踞守,以阻红军。但当2至3日两天,红一军团在瓮安县的回龙场、江界 河、孙家渡已突破乌江防线的消息传来时,刘翰吾深恐被“包抄”,即刻率军逃向遵义。茶山关等渡口防线敌人闻风而逃,不攻自破。红军先后在桃子台渡口、茶山 关渡口、楠木渡渡口,搭好浮桥,至6日,红三军团全部由桃子台、茶山关、楠木渡三个渡口渡过乌江天险。三军团随即按军委要求,以一部阻断贵阳通往遵义的交 通要道,另一部扼守乌江北岸;其余继续北上。

   

  图为现在的楠木渡渡口(图片来源-中红网)

  【开阳楠木渡简介】

  从清水口渡过清水江进入宅吉乡的红军,经黄泥堡、龙堰、新凤等地,于1月2日晚开始陆续到达临江(今楠木渡街上)一带休整。当晚,红军就在街上宿营。

  听当地老百姓讲,红军纪律严明,当年来到楠木渡,为了避免扰民,红军几乎不进老百姓的家门,就在楠木渡街上一带的路边露宿过夜。

  第二天(1935年1月3日),红军直奔乌江渡口——楠木渡[ 楠木渡:乌江渡口,南岸位于开阳县楠木渡镇黄木村,在茶山关渡口下游数公里处。

  关于从清水口渡过清水江的红军在楠木渡街上汇合后走楠木渡渡口过乌江,《红军长征在安顺》里“红军长征在开阳日志”对此有所描述:“……先头部队,在清水口架浮桥渡江,经新凤于临江镇汇合主力走楠木渡过江。”

  红军到达渡口后,先从上游的茶山关渡口找来两条木船,又用两张搭斗(收割稻谷的农具,像方形的木船)连接在一起做成浮船,再用木板和树枝做成一条浮船。随后,红军不费一枪一弹,从楠木渡划船渡过乌江,离开开阳,进入遵义境,进军遵义城。

  遵义会议后,1935年1月19日,中央红军兵分三路向川黔边界开进,计划从川南的宜宾至泸州一线北渡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由于蒋介石陈重兵于川黔边境,并封锁长江,中央红军在川、黔、滇边界与国民党军队周旋两个月,三渡赤水河后,于3月21日四渡赤水。由川南折回贵州境内,以急行军的速度日夜兼程,从仁怀与遵义间的敌人封锁线通过,再一次走出了敌军将要缩小的“包围圈”,完全打乱了敌军的围歼战略部署。1935年3月24日,蒋介石携陈诚等国民党委员飞抵贵阳,亲自坐镇,指挥“围剿”红军。毛泽东见状,决意将计就计:南渡乌江,佯攻贵阳,又分兵黔东,示形于敌,迷惑敌军,其目的是使蒋介石调出滇军,敞开红军西去云南的大门。毛泽东对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说:“只要能将滇军调出来,就是胜利。”随即令红军再次出敌不意地南下,直扑乌江北岸,实施南渡乌江,近逼贵阳,取道金沙江入川的战略转移。红军先头部队于29日抵达乌江,欲渡江进入贵阳息烽县境,直逼蒋介石“坐镇”的贵阳方向。

   

  图为红军长征过梯子岩渡口时的远景(图片来源于网络)

  【息烽县流长乡梯子岩简介】

  81年前的流长镇梯子岩渡口,正是红军踏入息烽境内的第一站。此前,主力红军在茅台附近四渡赤水河,以急行军通过遵义县枫香坝,准备南渡乌江。据曾随三团先头部队行动的红军肖华回忆录说:“南渡乌江的先遣部队是由一军团一师三团一连担任的。先遣部队的任务是选择敌人江防薄弱处实行强渡。强渡之后,再肃清其他渡口的敌人,支援主力过江。”而时任三团一连连长朱日亮和指导员杨启,接到命令后立即向乌江奔进,经过8小时的急行军,红一连于3月31日下午3时左右,赶到了刀靶水南面的乌江边北岸渡口。北岸的大山高约一千五百米,部队在靠近江边的山背后隐蔽下来。  红军一边侦查对岸的敌情,一边做渡江的准备。肖华回忆,在那些阴雨连绵的日子里,行军作战不说,军团工兵还要配合部队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在乌江边上,他们顾不上吃饭睡觉,紧张地砍伐竹子,编扎成竹排。  红军发现,南岸沿线系国民党中央军九十一师六十三团的一个营兵力,驻扎防守。山上构筑有地堡、堑壕相通的防御工事,敌人可凭借有利地形,用火力直接封锁渡船和登岸的道路。经大家商量后决定,偷袭渡江!  “原来我们打算趁敌人尚未发觉,采取突然袭击的手段渡过江。但很快就被敌人发觉了,因此只好改偷袭为强攻。”肖华回忆道,当时部队号召全体同志学习北渡乌江的勇士们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提出了渡江战斗竞赛:看谁打得顽强勇猛,看谁先到对岸,看谁先占领并巩固住江边的阵地。  在敌人的枪林炮雨中,战士们坐上竹排往对岸划去。黄昏时分,天色大变,狂风大作,雷雨交加。敌人以为红军休战了,而恰恰是在黑夜的掩护下,红军战士们抢渡乌江,出奇制胜,极端天气成为了有利条件。  战士们渡江之后,隐蔽在江边的一块岩石后,个个浑身都湿透了。派出的三个战士,终于找到了石壁上的那条小道,当地老百姓管这里叫“梯子岩”。战士们抓着石壁上的野藤,用绑带、米袋结成绳子,一个一个地顺着石壁间的小路攀了上去。  黑暗中的一道闪电,又让眼尖的战士们发现了敌人的堑壕隐蔽口,敌人的哨兵正蜷伏在那里打盹。瞬间,一颗手榴弹飞过去了,炸得敌人死的死、伤的伤,还有几个像狼嚎似的一边叫喊着:“红军来了!”一边没命地向山顶方向的地堡逃去。  红军占领了这个险要的隘口,打开了通向南岸山上的道路,控制了渡口,后续部队源源过江。到早晨三点钟,已经渡过了一个连。红军又于拂晓时,实行突然袭击,当即消灭了敌人一个连。接着全营敌人就一起垮了下去。工兵连架起浮桥,天亮后红军主力全部过江,乘胜前行。

  

  

  

  

  

  

  

  

  

  

  图为位于息烽县九庄镇的烈士陵园(图片来源于网络)

  【息烽县九庄镇烈士陵园简介】

  1935年的4月1日下午2时一架国民党军机在九庄镇上空盘旋侦察。当时红军正在开饭,按兵不动,敌机盘旋几圈后就飞走了。3时许,四架敌机从镇上空的东南方向呼啸而来,俯冲投下炸弹。顿时,爆炸声四起,火光冲天,瞬间浓烟吞没了整个小镇。

  这时,一位大个子红军大声喊道:“飞机来啦!二小队立即骑马往山上跑,引开飞机。”一队红军立即翻身上马,朝着没有人家的祖师山奔跑,边跑边朝天空放枪,到达山顶后,用机枪、步枪对空射击,吸引敌机的火力。另外一支队伍骑着快马朝镇外的田野冲去,吸引敌机轰炸自己,以减少老百姓生命和财产的伤亡、损失。敌机居高临下,用机枪扫射,一队队战士倒在了血泊中,牺牲在山顶、田野中……

  下午5点左右,持续轰炸了两个多小时的敌机朝东北方向飞去,红军指导员和地方群众奋战了五个多小时才将大火扑灭。这次敌机狂轰滥炸九庄镇,共掷弹24枚,毁民房29间。在反空袭战斗中,红军干部战士牺牲150余人,负伤50余人,这是中央红军在息烽伤亡最大的一次战斗,红军的鲜血染红了九庄镇这片土地。

  痛失家园的九庄人民被红军拼死保护百姓的精神所感动,一面自发地和红军长征一道抢救、搬运、照料红军伤病员,一面将牺牲的红军战士,合葬在祖师馆山上。

  第二天黎明时分,中央红军红五军团和红三军团会师形成红军右路军,遵循中央军委的指示,不打扰群众,悄悄地离开九庄。扶老携幼的村民们,伫立在南街那棵高大古老的皂角树下,含泪目送红军离开九庄,向石硐、猫场、修文进发,直逼贵阳。

  2010年,九庄红军烈士陵园竣工。三面矗立、碑高28米的纪念碑,象征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335级登山梯寓意一九三五年三、五军团途经九庄;诗词墙上雕刻着毛泽东七律《长征》诗和浮雕,颂扬着伟大的长征精神。2015年7月,陵园被命名为贵阳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成为人们祭奠红军烈士、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阵地。

  1935年4月1日8时,朱总司令在息烽中寨向各军团下达急电令:“通过息烽,向东南前进”。随即红军各军团大部队及军委纵队从猫场、老鸦河、底寨与中寨先后出发, 3日,穿越川黔公路,沿东南方向前进,离开息烽,分别进入修文与开阳县境。为掩护大部队向东南方向的进发,红1师1团、2团各一部奉命于早晨7时,在息烽县城南郊阳朗坝一带选择有利地形构筑工事,以阻击南下“追剿”的敌军93师与53师,阳朗坝阻击战中,红军指战员英勇战斗,顽强地抗击了敌人达6小时,完成了掩护大部队离开息烽的艰巨任务,暂时甩脱敌军的追击而进入开阳的白马洞一带。

   

  修文县城西北隅烈士陵园中的红军坟(图片来源于网络)

   

  大木村的红军标语成为宝贵的革命文物,当地政府对其进行了保护(图片来源于网络)

  【修文县大木村标语简介】

  1935年4月,红五军团来到六屯乡大长田,大木寨等地,在群众中大张旗鼓地开展了政治宣传,让群众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了解红军是为了广大劳苦人民求解放的军队。红军在大木寨李忠良家的墙上写下了“红军是干人的军队”,“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两条大标语,在李顺开家墙上写得则是“取消一切高利贷”。总之,红军在附近的村寨写了几十条标语。红军离开后,李忠良为了保存“红军就是干人的军队!红军宣”这条标语,立即用柴草将标语严严实实地遮挡起来,用标语一直未被反动分子发现。

  红军当年写的标语就这样被完整地保存下来,80年过去了,至今还清晰醒目。当地有关部门为了让标语更久远地保存下去,对李忠良家房屋的墙体做了处理,还用玻璃框把标语保护起来。

  今天,这幅标语已成为修文最宝贵的革命文物,也是向下一代进行革命历史教育的好教材。

   

  图为乌当区百宜红军烈士陵园(图片来源于网络)

  【乌当区百宜之战简介】

  1935年4月4日,红三军团从修文进至贵阳东北郊区的乌当,经新场乡、新堡乡,4日晚宿营于百宜乡的红旗、沙坝等村寨。军团指挥部设在百宜街上刘明先和周良开家的住房里。此时,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部梁华盛师的三个团尾追上来。5日上午10时左右,为掩护三军团大部队继续转移,第12团、13团在蜡蚱、徐家院一带,占据山头,迎面阻击追敌,敌我双方展开激烈战斗。随着战斗的发展,敌后续部队的援援赶来,红军在军团统一指挥下,实行各团掩护撤退的战术,边打边撤、主动撤到了百宜附近的石牛坡、白果树、杨家大山、李家山、挖矿坡、水头山、云盘坡等高地,再次延贵阳布阵阻击敌军,整个战区长约四至五公里,宽约二至三公里。红军练就 “铁脚板”善打运动战、游击战,牵动着国民党军队疲于奔命,先追之敌,被红军打得丢盔弃甲、狼狈不堪,团训练员谭荫贞以下官兵30余人被击毙。红军的英勇善战,阻击了敌军的追击。下午4时左右,红军开始撤离百宜,离开乌当区境。百宜乡拐九村关翁寨的农民张文英主动给红军带路,从乌当拐九抄近路到龙里县洗马河。红三军团大部入龙里县境后,在清水江沿岸的水尾等渡口架设浮桥,部队不断在浮桥上经过,以显示要向东的行动意图。百宜战斗结束后,百宜乡的贫苦农民周云先、夏树清等,怀着对红军的敬意,掩埋了在百宜战斗中牺牲的红军烈士的遗体。

  面对红军在贵阳周围几个县和近郊的军事行动及战斗,令坐镇贵阳指挥和督战的蒋介石坐立不安,亲自前往贵阳周围的布防据点查看。他认为:红军此行,一是乘虚袭击贵阳,一是仍图东进,与湘西一股会合。当国民党前线部队与飞机连连传来红军向东往龙里方向去了的军情时,蒋介石方心内稍安,但同时他下了往黔东调遣重兵“进剿”的决心,电令各路军加紧行动。他对顾祝同等说“我料他们必出马场坪,东下镇远,出湘西……”。当滇军终于赶到贵阳时,他又令孙渡率部马不停蹄地继续向东,追击红军,欲与各路军配合,再次实施围歼红军于黔东的计划。

  

  图为花溪区高坡乡红军留下的宣传标语(图片来源于网络)

  【花溪区“声东击西”简介】

  蒋介石调兵东向,于黔东“围剿”红军的计划正中了毛泽东预先设定的“声东击西”之计,军委下令红军主力部队按计划行动,兵分三路,从龙里向西南转兵,进入贵筑县境:第一路由红三军团及担负后卫的13团组成,经小碧乡、孟关乡等一线青岩镇挺进。第二路由三军团主力经黔陶乡一线,与第一路汇合,进占青岩城。第三路由一军团主力和军委纵队组成,向高坡乡进发。同时,军委还电令尚未渡乌江的红九军团向黔西北的毕节、大定方向迂回运动,迷惑与牵制敌军;并指示红一军团一部奉命继续作“主力”佯攻龙里。到9日,红三军团一部已占据有利地形,控制了龙里观音山到谷脚20余里的通道,并将滇军堵在倪儿关一侧。以掩护大部队向西南方向、取道黔西南向云南的转移。

  红军为隐蔽进军意图及其线路,避开大道,穿密林、过深涧,虽路途艰难却快速地行军。先头部队用石灰在树干或竹节上作标记,使后续部队不迷失前进方向。此时,蒋介石为防止红军进攻贵阳,急电令南下尾追红军的吴奇伟部不要跟着绕圈子,直接乘车快速到达贵筑县青岩城北山势险峻的狮子山、望城坡、豺狗坡一线布防,以阻红军通往贵阳之路。9日临近傍晚,当红军第一路担负后卫的一部13团到达狮子山西南面歪脚村的大八块一带时,得知敌军已先期在狮子山一线布防;红军便迅速在各险要地段开沟挖壕修建作战工事,以掩护大部队向青岩城转移、集结。团指挥部设在离主战场不远的高寨河边刘家碾房内。当晚,国民党军想乘红军立足未稳,便于8时,突然向红军阵地发起进攻。已有准备的红军沉着应战,英勇击退了敌人的第一次冲锋。偷袭不成的敌军改用迫击炮猛轰红军阵地为掩护,调步兵向红军阵地冲来。红军指挥部急调后援部队紧急增援,集中主力从正面阻击敌人,并派一部从侧面向敌军袭击,使敌首尾难顾,第二次冲锋再次溃败。随即敌军加强了猛轰红军阵地的炮火,在敌人的猛烈炮火下,有红军指战员牺牲、负伤。敌人又组织步兵向红军阵地发起第三次冲锋,红军迅速集中手榴弹,连续几次向敌方投掷,炸得敌人死伤连连。但在敌军官的严厉督战下,一伙敌士兵已冲到红军阵地左侧前沿,红军连长见状即刻端起机关枪从右侧跑过来增援,猛扫敌军,使敌进攻失败,红军阵地再次巩固。战斗持续到后半夜才停下来,交战中敌军伤亡100多人,红军也有伤亡。吴奇伟见拿不下眼前的红军,又不清楚这一带的红军究竟有多少,但他知道红军的战斗力强,且善打夜战,为防止红军向自己的侧后行动以致出现“麻烦”,便下令所部撤出战斗,连夜退往贵阳方向,收缩防线。红三军13团亦迅速集中部队,转向青岩城。

  与此同时,红军一路军的大部分和二路军已分别从不同的方向于傍晚齐聚青岩南门城下,此时城门紧闭;红军不清楚城内敌军情况,加之一天的行军疲惫,需休整补给,便重兵围住南门。国民党青岩区区长彭仁斋见城外红军势大,明白仅凭城内乡丁是守不住的,又闻狮子山方向枪炮声打得激烈,彭仁斋生怕这里围城的红军随时会发起进攻,忙将家中细软收拾好,趁夜带着家眷及心腹人员悄悄打开北门出城,经下坝向花溪方向逃跑。红军不费一枪一弹,于凌晨占领青岩城。随后不久,红 13团从狮子山一带战场上下来,从北门桥入城,与先期占距城的一、二路红军胜利会师。

  红军入城后,严守三大纪律,此时已是后半夜,部队指战员自觉露宿于沿街屋檐下。第二天即10日,恰遇赶场,宣传队向群众宣传,战士们在主要街口和场坝周围刷写了许多宣传标语。一时间,“红军是干人的队伍,是为老百姓打天下的,红军要北上抗日”等宣传口号在老百姓中广为流传,深入人心。红军部队打开大地主吴伯川、刘乔夫家的粮仓,向穷苦群众分发粮食。下午闻讯赶来的四乡百姓增多,红军就于坝场上召开了群众宣传大会,红军首长在会上宣传了国内革命形势,揭露了国民党卖国求荣的反动面目,宣传红军北上抗日的决心。红军不扰民众的严明纪律、开仓放粮的爱民行动、为拯救中华民族的政治主张博得了群众的阵阵掌声。红军在城内休整了一天,11日清晨,继续开拔。部队出发前,把驻地打扫得干干净净,临时借用的东西及时归还群众。许多留在家中的老人和赶场未走的四乡百姓站在南街两侧,目送红军远去。红军在贵筑县境内,先后走过5个乡镇和50多个村寨,所到之处,严惩土豪劣绅,向各族人民展开政治宣传,一路上在村子的墙壁、群众住房板壁上书写宣传标语和宣传画,启发人民的爱国热情,宣传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在贵阳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中央红军长征经过贵阳地区,仗虽不大,却对敌军统帅的震撼最大,为调出滇军,实现西去云南,北渡金沙江创造了先决条件,为红军继续长征并取得胜利奠定了基础,成为红军长征转战贵州的有机组成部分。佯攻贵阳,成为战争史上弱军威逼强敌统帅被迫调动军队的光辉范例。中央红军在贵州转战的胜利是中国革命转战的胜利。(贵阳文明网综合)

责任编辑:王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