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文明网 > 我们的节日 > 纪念日
解放贵阳城 贵州历史翻开新篇章
时间: 2016-07-01 来源: 贵阳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苏振华(1912年—1979年) 原名苏七生,湖南平江人。1929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8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海军上将军衔。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上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主要创建者之一。1949年贵州解放后,任贵州军区司令员兼政委、中共贵州省委书记。后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常委,海军第一政委,海军党委第一书记,上海市委

  

  杜蓉(1923年—1949年) 1923年生于贵阳市一贫民家庭。1942年,杜蓉毕业后到贵阳郊区茶店小学教书。1943年考入贵州大学历史社会系。1944年冬,因腿疾被截除双下肢。1949年初,杜蓉加入党领导的外围组织“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1949年7月杜蓉被捕,同年11月11日被敌人杀害。

  

  卢焘(1882年—1949年) 学名启熹、亮畴,字寿慈。早年加入中国同盟会,追随孙中山参加民主革命,曾任黔军旅长、司令、贵州省省长等职,在反袁护法等斗争中作出过重大贡献。他爱国爱民,一生为国家民族、为人民群众、为社会进步做了很多好事,被人们称为“活菩萨”、“和平使者”,是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他在政治上与蒋介石泾渭分明,始终不为蒋介石所利用,在贵州

  

   ▲解放军进入贵阳城时,受到老百姓夹道欢迎

    ▲见证贵阳解放的报纸

  

   ▲贵阳解放后,解放军接管省政府

  

  核心提示

  每年清明节前几天,普天社区的几所小学和幼儿园,都会组织学生到辖区茶园林场山坡上扫墓,他们祭奠的革命烈士叫杜蓉,一名身残志坚的热血青年。

  1949年,贵阳解放前4天,贵阳国民党残忍杀害了杜蓉和其他23位革命人士,还试图破坏电力、通讯等设施,让贵阳变为废城。但自1919年开始,整整30年的时间里,贵阳人民已被唤醒,工人、学生、市民在黎明前进行自卫、武装反抗,将贵阳城较为完好地保存下来,迎接贵阳解放。

  ★人物档案 “双十一”惨案

  30岁的周伟,从小在野鸭乡长大,以前的野鸭乡普天片区现在划给了云岩区,成立了普天社区,他毕业后考入社区服务中心。周伟小时候就读于野鸭小学,他记得读小学时,每到清明节,学校都会组织学生到茶园村为杜蓉烈士扫墓。

  普天辖区的山林已经不多了,茶园村林场是目前还保存下来的山林之一。在一条小巷口,竖着“杜蓉烈士墓”石碑,走过泥泞小路、穿过菜地、爬上山坡,松树林将外界的喧闹隔绝,杜蓉就安息于此。

  “杜蓉生于1923年重阳节,从贵阳复旦小学毕业后考入省立贵阳女子中学,受到了一些革命思想影响……”周伟至今还记得,每次扫墓,老师会讲述杜蓉的生平及贵阳解放前夕的“双十一”惨案,话语沉重。

  1949年5月初,贵阳学生主导的反饥饿运动结束后,一些进步人士及地下党员身份暴露,当年5月30日,国民党特务在花溪公园将贵大进步学生陈默逮捕;6月5日,新联贵大领导人甘凌杰被抓捕;7月,反饥饿运动领导人史健,中共地下党金芳云、毛祖坤、周显明,新青团员肖元乾、蒋士忠,新联骨干杜蓉被抓捕……国民党的大搜捕一直持续到了临近解放,涉及省内20余个专县,仅贵阳地区就有90余名进步人士和地下党员被逮捕。

  现年68岁的杜敬宣,是杜蓉的堂妹。在她读中学时,她曾请四伯来班里,给同学们讲述其女儿杜蓉短暂而光辉的一生。

  1942年,杜蓉女中毕业后,在茶店小学教书,1943年她考入贵州大学,因与地下党密切联系,积极参与抗日宣传,1944年,她被国民党关进水牢,这年冬天释放后,她双腿患上疾病截肢,却仍然联系了一批进步青年开展进步活动。后来,杜蓉加入了贵阳特支组建的外围组织“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还成为了市区的联络员。

  “国民党来家里抓捕女儿那天,两名特务把她架出大门,假肢都没有装上,就用一辆黄包车将她带走。”杜蓉的父亲曾这样说。

  1949年11月11日,贵州国民党当局在逃跑前,制造了“双十一”惨案,包括杜蓉、金芳云、高言善等24位进步人士和地下党员,在南郊马家坡和北郊沙河桥被杀害。而在此之前,史健、王启霖等近20名进步人士或共产党员已被杀害。

  解放后,多位烈士的家属曾前往刑场挖掘烈士的遗体。杜蓉的家人在沙河桥的土坑中,找到了一具被捆绑在凳子上的尸体,没有下肢,身上有7个子弹孔,她就是杜蓉。后来,家人将杜蓉的遗体葬在了野鸭乡一片松林下,旁边还有杜家长辈的坟墓,便于以后扫墓。

  周伟说,1998年,杜蓉烈士墓被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至今,每年清明节前,除了杜家人外,普天社区和学校仍会组织大量学生前来祭扫,这已经成为当地爱国主义教育的一项传统。

   “全民护城运动”

  现在的中共贵州省工委旧址展厅内,还能看到一张解放前贵阳电厂的老照片,照片下写明“保护完好的电厂”。讲解员说,在贵阳解放前夕,国民党已放弃了治安管理,同时,他们准备在逃跑前实施“焦土”政策,让解放军接手一个瘫痪的城市。

  1949年11月初,解放军从湖南进入贵州天柱,国民党贵州主席谷正伦将贵阳库存金银搜刮一空,向云南方向逃窜。这时的贵阳处于“真空”状态,人心惶惶。中共贵阳地下党立即组织动员,由知名人士卢焘、张彭年组建了贵阳市民众临时治安委员会,筹集了400多支枪,组织了190余人参与自卫队,日夜轮班巡逻全市,维持治安。

  可此时,国民党八十九军军长刘伯龙率部进入贵阳,取代谷正伦地位,阻止临治会工作。11月14日,解放军逼近贵阳城,刘伯龙在逃跑前将卢焘秘密杀害。同时,下令对贵阳的主要工厂、学校、广播电台等设施进行破坏。

  其实,在1949年10月下旬,谷正伦就在会议上提到了“焦土”政策,进步教师丁益智从保安司令部打探到了消息,就告诉了贵阳电厂的管理师奚长年,奚长年立即组织工厂400多名职工连夜在工厂四周修起了6千伏的高压电网,还将厂里早已准备好的70多支枪分发给工人,大家高喊“护厂保家”口号,在11月14日,等来了国民党军队。

  当年的护厂工人邓卫方的儿子邓志鹏回忆父亲的经历:老贵阳电厂原在水口寺附近。11月14日,国民党两辆卡车开到了工厂门外,车上下来了二十几个士兵,车上还放了不少炸药。见国民党士兵来了,工人们都知道,他们是来搞破坏的。于是,有工人向国民党士兵大喊,“解放军就要来了,你们快跑吧,你们看门口的死猫死狗,全是被高压电网电死的。”工人与士兵在电网两头僵持了10多分钟,国民党士兵见到电厂又是电网又有枪,只能开车离开。邓志鹏说,每当父亲给他说起这次经历,工人们团结凝聚起来的力量,都会让父亲无比激动。

  《中国共产党贵阳历史》曾记载当时的情况,贵阳解放前夕,除了电厂,电信局、广播电台的设备都要被国民党拆下带走,工人拆除设备时,不断耽误时间,国民党心急如焚,放弃设备逃跑;贵阳中曹司国民党兵工厂,组织了38人的自卫队将设备隐藏,国民党前来破坏厂房,扔了一颗手榴弹就走了,工厂损失并不大;贵州大学、贵阳师范学院、花溪清华中学等贵阳各院校,在地下党、进步青年的组织下自发组成护校队,手持木棍、砖头,保护学生粮食和校舍……

  得益于各级人民对贵阳城的保护,解放军进城时,城内的广播电台,还播出进行曲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约法八章》。夜晚,贵阳电厂正常供电,万家灯火庆祝贵阳解放,这也是全国各地城市迎接解放时,6家没有遭到破坏停电的电厂之一。

   贵阳解放

  “鞭炮声连响了几天几夜。”今年已经93岁高龄的高凤兰老人,如此形容贵阳解放时的情景。

  1949年10月,挺进大西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五兵团,在湖南湘潭、邵阳召开会议期间,根据中央指示,酝酿由苏振华、杨勇、徐运北、郭超、申云浦、陈曾固任组成中共贵州省委员会,由苏振华任书记。同时,委派秦天真、汪乃贵、杜恩训、朱煜如(后改为肖岗)、夏页文组成中共贵阳市委,秦天真任书记兼贵阳市长。

  11月初,二野五兵团兵分三路,从黔西南、铜仁地区进军贵阳城,要求在11月15日解放贵阳、25日解放毕节。

  11月14日夜,贵阳城灯火通明,二野五兵团先头部队从贵阳油榨街入城,国民党军队仓皇逃跑后,贵阳街面上人很少,见到穿着不同军服的军人在城中,有贵阳市民开口询问,之后忍不住高喊起来,“解放军来了,解放军来了”。声音慢慢传开,贵阳市突然就热闹了起来,临街的木门逐一打开,市民开始出门迎接解放军入城。

  当晚,解放军与贵阳地下党组织联系上,初步了解贵阳的情况后,他们连夜进军在拂晓前攻占了清镇,巩固了贵阳城外围。

  1949年11月15日,贵阳街头贴满了“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标语,市民站在街道两头,夹道欢迎二野主力部队进入贵阳城。

  “贵阳解放这天,中华路上全是人,我就站在人群中迎接解放军入城。”高凤兰说,解放军列队走在道路中间,市民的欢呼声高过了四周齐放的爆竹声,解放军战士扛着枪、背着背包,队列整齐。他们面带微笑向市民挥手,有的市民激动落泪。

  11月15日,解放军入城,宣告贵阳解放。11月17日上午8时,接管贵阳市的部队举行入城仪式,高凤兰和其他市民一样,手中拿着前两日发行的《解放快报》,上面刊登的文章有《人民解放军昨晚开抵贵阳,今日已继续西进穷追国民党匪军》、《维护贵阳治安 市民注意事项》、《解放军入城花絮》……

  同一天,中共贵阳市委主要领导随军抵筑,开始接管贵阳工作。11月23日,贵阳市人民政府宣告成立,秦天真任市长,杜恩训任副市长。11月24日,中共贵州省工委、中共贵阳特别支队与中共贵州省委组织部接上关系,贵阳特支将新青团、新联的人员名单送交,中共贵州省工委将贵州地下党员名单送交省委组织部部长郭超。

  至此,中共贵州省工委完成了长达16年的历史使命,贵州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述评 贵阳解放 宣告旧时代终结

  贵阳的解放,宣告了国民党在贵阳的反动统治彻底结束,一个新型的人民民主专政政权随即诞生,贵阳各族人民从此成为国家和贵阳社会的主人,标志着贵阳的历史开始进入到由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的伟大变革时期,标志着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又取得了一次胜利。

  贵阳是贵州的省会,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西南战役后第一个解放的省会城市。贵阳的解放,使贵阳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贵阳人民此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为建设新贵阳,为开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新纪元而努力奋斗。

  同时,贵阳的解放,打破了蒋介石掌握西南的梦想,截断了国民党所谓坚固的“大西南防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最后消灭胡宗南、白崇禧残部,夺取全国胜利奠定了基础,并推动了贵州全境的解放进程,以及云南、四川、西康三省的和平解放。(贵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责任编辑:祝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