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文明网 > 生态文明
白腊河:从居民掩鼻过到白鹭竞来栖
时间: 2018-04-03 来源: 贵阳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3月29日早上,明媚的阳光洒在白腊河上,清澈的河水汩汩流淌;孩子在河岸上玩耍,沿岸田地里,油菜花开得正好,市民结伴在花海中拍照留念……

  全长1.04公里的白腊河,北起北京西路小湾河大桥,南至贵州理工学院蔡家关校区,是阿哈水库重要补给水源之一——金钟河的支流。过去,由于沿岸生活污水、生产污水等直排入河道,河水发黑变臭,成为让居民掩鼻的“臭水沟”。去年以来,云岩区生态文明建设局大力开展水环境综合治理,让这条河流摘掉了“脏帽子”。最新数据显示,白腊河水体透明度、溶解氧、氨氮等指标全面达标。

  河床变深 自净能力大幅提升

  经过治理的白腊河,河水清澈见底。相比其他河流,白腊河一颗颗鹅卵石铺就的河床有些特别。

  过去,白腊河由于生活污水乱排、农业面源污染等原因,河道堆积大量淤泥,淤泥逐渐沉降为河床,长年累月下来,河水发出阵阵恶臭。

  2017年10月,云岩区打响白腊河水环境综合治理工程的第一炮——河道清淤。4个月时间里,共清淤5万方,给河道来了一次彻底的“清肠”。随后,云岩区生态文明建设局经过一系列考察、勘测,开始着手打造可以净化水体的生态河床。

  “白腊河采用的是一种叫做蜂巢约束系统的先进治理系统,生态河床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云岩区生态文明建设局局长黄筑森说。

  生态河床是用于治理河流污染的一种生态修复措施,采用生态垫等覆盖于受污染的底泥上,防止污染元素再次释放到水中;生态垫上种植水草等,为水中的微生物提供附着点,并增大微生物与水中悬浮有机污染物接触的面积,增强微生物分解水中有机物的能力。“在清淤的基础上,铺上一米深的石块和鹅卵石,能净化水质,还能为水中微生物提供附着点,长此以往,河道能自我净化。”黄筑森说。

  河岸变绿 净化水质涵养水源

  沿着白腊河岸边漫步,只见芳草如茵,微风拂过,小草轻轻摇曳。以前“找不到下脚的地方”“脏乱差”的河岸,如今面貌已焕然一新。弯腰细看,河岸上铺满一个个10厘米见方的小格子。

  据了解,传统河道护岸大多采用混凝土及浆砌块石等硬质材料修葺,犹如给河道穿上了一层“盔甲”,河道成了只进不出的封闭水体,阻碍了水生态循环,阻断了动植物、微生物的整体生物链。

  在白腊河,河岸底层铺反滤层禁止泥沙进入,中间安装蜂巢格室固土,最上层填入酸碱度适宜的土壤,土壤上种植植物。“河岸对于治理污染河流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里看起来像草坪,但其中‘文章’多着呢。”黄筑森指着白腊河河岸,卖了个关子。

  原来,河岸上种植的是一种具有很强抗冲刷能力的植物,枝叶可截留雨水,过滤地表径流,水边植物的枝叶能抵消水浪的能量,从而起到保护堤岸、净化水质、涵养水源的作用。这些植物还能吸收污水中的氮磷等物质,将其转化为生长所需的营养成分,变废为宝,从而实现“污”“水”分离,降低河道富营养化水平。

  “过去我们来这里现场检查,用‘一脚泥、一身臭’来形容也不算夸张。现在河岸整治过后,现场检查像‘春游’。”黄筑森说。

  河水变清 野鸭白鹭纷纷来栖

  站在高处俯瞰蜿蜒的白腊河,波光粼粼的河面上,不时有白鹭掠过水面。

  一位当地居民说,治理后的白腊河,水质清澈,闻不到恶臭了,常常还有许多野鸭和白鹭来这里觅食。

  白鹭是国家濒危保护鸟类,对水质、植被等环境要求极其苛刻。它们为何选择在白腊河栖息呢?这离不开云岩区下“狠”功夫,打造天蓝、地绿、水清的良好生态环境。

  近年来,云岩区从大气、水、土壤环境治理着手,全面打响生态保卫战:先后投入5亿元保护阿哈水库饮用水源,并对金钟河水环境污染进行了大力整治,作为金钟河支流,白腊河也成为治理重点;开展以“车、煤、烟、气、尘”为重点的大气污染防治专项整治行动,确保大气质量持续向好发展;推进环境监测监察严格执法,强化和加快环评制度改革,多渠道遏制新污染源产生。

  截至2017年年底,云岩区森林覆盖率达35.58%、空气质量达标率96.1%、建成区绿化面积达4198.2万平方米、绿化覆盖率达46.83%;白腊河水质由以前的劣5类改善为3类。

  “我们将坚持生态优先,守住生态底线,继续治理环境污染,守护青山碧水蓝天。”黄筑森说。(贵阳日报 张晨)

责任编辑:汤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