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秀斌:从拯救生命的“战地英雄”到恪尽职守的“螺丝钉” ​

字体:

[大] [中] [小] [打印]
分享到

  礼赞七十年专栏: 史秀斌:从拯救生命的“战地英雄”到恪尽职守的“螺丝钉”

  “中国地位的提高不是别人给的,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我们一代又一代劳动人民用双手干出来的。我们新时代的军人,要当好人民勤务员,忠于人民、保护人民、造福人民,才无愧于生活在这个伟大和幸福的新时代。”

  这是今年已经92岁高龄的老革命军人史秀斌,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2周年之际,对年轻一辈提出的殷殷期望。

  花溪区退伍老兵、离休干部史秀斌同志,出生于1927年1月,河南省南乐县寨里村人,1939年参加革命,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血与火的考验中,他参加六年抗战,三年解放,南征北战,十次受伤,八次立功。在建设年代,他潜心钻研,迎难而上,支援三线,开办药厂。在和平年代,他孜孜不倦,刻苦学习,乐施于人,争当模范。无论何时,他都保持着一位军人“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战斗精神,诠释了一位共产党员“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治本色。

   

  采访中,一贯做人低调的老人迟迟不肯拿出堆成小山的获奖证书。从军功章到光荣册,从立功证到荣誉证,作为一位优秀的人民子弟兵,大半个世纪来,他多次获得“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优秀离休干部”、“魅力老人”等称号。他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每一份荣誉都是他用心用力用情浇灌出的绚烂花朵。他匠心筑梦、默默奉献,用质朴的工匠精神诠释追求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他实干兴邦、冲锋在前,用舍小家为大家的情怀汇聚时代洪流,支撑起民族的脊梁。

   

  战争年代:拯救生命的“战地英雄”

  “十二离乡投八路,十六北上参朝战,十七留黔把匪剿,十八西进解西藏。百团大战吾参加,生擒日军二百八。日寇终于投了降,老蒋又把内战打。战役中我负重伤,弹片打穿我肾脏。十万大军退蒋军,大陆人民全解放。”

  ——节选自史秀斌第十三篇回忆录《忆九十二年的人生简历七字经》

  在9年的革命战斗生涯,史秀斌当过卫生员、调剂员、司药及药房主任,挽救的战士不计其数,身负的重伤不下十次,被定二级残废。每当老人回首那段战火纷飞的日子,心情久久难以平复。“冒着枪林弹雨、狂轰滥炸,我要跑在最前面,用双手将身受重伤的战友从’死神’手上拉回来,用肩膀扛起战友的躯体,承担起救死扶伤的重任。其实,挽救每一条生命的同时也是在拯救自己的灵魂。”

  1939年元宵节,正是日军大肆侵华的黑暗时期。12岁的史秀斌在母亲的带动下加入地下党,从那时起他就把自己的生命同革命紧紧连在一起。在救国会当了一年通信员后,史秀斌调到八路军冀鲁豫军区第三军分区当了卫生员,精心护理伤员。

  1944年春,在攻夺定陶城时,有战友从云梯掉到城下的壕沟,敌人用机枪封锁了通往壕沟的路。在战友掩护下,史秀斌敏锐躲过敌军枪弹的扫射,滚入壕沟,为几个伤员包扎伤口后,他背起一位重伤员拔腿就跑。而这时机关枪就在他们的身旁扫射,他的膝盖骨被弹片崩伤,至今走路不顺畅。

   

  作为在战场上目睹伤痛、拯救生命的医护兵,史秀斌和战士们一样身处险境、英勇作战,但在授功领奖时,他却更愿意把显赫的军功留给那些冲锋陷阵的士兵们。史秀斌坚定地说:“不论何时何地,真正的共产党员从不争功,一定是心平气和地对待表彰和待遇。真正的共产党员懂得一份光荣一份责任的含义,一定是心里时时想着祖国和人民。”

  建设时代:恪尽职守的“螺丝钉”

  “二十七八学文化,北上川医学公卫,考进南京药学院,毕业留苏卫生厅,监管药材生产地。三十八九重回黔,选中六枝援三线。雄心壮志办药厂,却被红卫兵儿抓。七年牛棚终结束,东山再起又办厂。厂名大华制药厂,药品省检均合格,十年努力没白费,成果全省人民享。”

  ——节选自史秀斌第十三篇回忆录《忆九十二年的人生简历七字经》

  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夏,史秀斌转业在遵义地区医院工作,也开启了他孜孜不倦、艰苦奋斗的学习生涯。就如他七字经的回忆录里所言,他从几乎目不识丁到自学初中,到考上四川医学院,再到保送南京药学院攻读药剂专业。这期间,他付出了常人无法理解的艰苦和勤奋。

  “一边工作一边读书的六七年,我从未看过一次电影、一次戏;从未逛过一次公园、一次街。一个月18元生活费,别人买肉吃,我就吃咸菜和稀饭,省出钱全部拿来买书。”史秀斌说。

   

  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在江苏省卫生厅药政管理局工作,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三线建设期间,为了支援大西南,他挈家眷来到六枝矿区医院担任药局主任。没有药房自己盖,没有药物自己制。他组织职工炸山开石,和泥砌墙,采药制药,利用简陋的设备制出了片剂、汤剂、散剂、注射剂等90余种药品,完全达到了国家药政标准。价格低、质量好的药供不应求,药局也渐渐从无到有,日益壮大。

  就在史秀斌打算带领大家大干苦干,成立药厂之时,文革十年浩劫来临,他被扣帽子,做勤杂工,写材料,身心备受摧残。粉碎四人帮后,史秀斌重回药局,钻研业务、甘于奉献,办起了大华制药厂。1988年,贵州省委省政府为史秀斌老人颁发了荣誉证书,奖励他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中,为兴黔富民做出了显著成绩。”

  因为贵州山地地势原因,矿区医院的住院部与门诊部,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山下,给病人分药用药极不方便。为了方便医务人员工作,1985年,还有两年才退休的史老提前申请离休,为医院用小推车运送大输液。每天急诊、手术、门诊等7个科室,运送大输液等各类药物都是他亲自分类、搬运,总重量在一千五百斤以上。不论酷暑寒冬,风吹日晒,还是生病或家事,都没有影响他默默无闻地推这辆小药车,而这一坚持就是六七年。然而,当时他已经是年逾古稀的老人。别人笑他傻,也有人说他是逞能出风头,对此,他笑笑说:“生命不息,我就战斗不止,能发一分光,就要照亮人间。在新时代要有新思想新作为,即使自己力量再小,事情再细,要拧紧新时代每一颗螺丝钉。”

  和平年代:坚守初心的“魅力老人”

  “带着初心离了休,老有所为记心上,为民服务我担当,党的恩情永不忘。”

  ——节选自史秀斌第十三篇回忆录《忆九十二年的人生简历七字经》

  接到采访任务时就在犯难,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兵,战争致残,已丧偶,育有一女且不在身边,那他口齿是否清楚、思路是否清晰、采访能否完成?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史老的家。

   

  抵达他家已是上午十点多。开门的老人中等身材、清瘦健硕、目光炯炯、精神矍铄,操一口浓重的北方口音,和蔼可亲。那时正是史老早饭后健身的时间。只见他一手抓一只15公斤的哑铃,从胯到肩,再举过头顶,似举起两个可爱的蘑菇一样轻松愉悦。当我走上前去尝试拿那个15公斤的哑铃时,我锁紧了牙关,却只能两手合在一起勉强抱起一只哑铃,表情极为难看。

  史老不亏是战场上走下的硬汉,92岁的老人,身体素质强过30岁的年轻人。臂力器、扩胸器、握力器、自制沙包、拨筋棒、磁化杯……晚年独居的老人恪守着每日两次半小时以上的健身,一荤一素一精一细的合理饮食,以及读书看报撰写笔记的生活轨迹。

   

  他与人对话时,思维敏捷,思路清晰。当问道他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时,他回答说:“我之所以一直坚持强身健体,是为了不辜负党和国家的殷殷嘱托。母亲生了我的身,而党却给了我无限光辉的自由灵魂。爱护好自己的身体,努力学习提高自己,才能看到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那一天,这就是我最幸福的事。”

  1991年,史老随在花溪医院工作的女儿,与老伴一起迁至花溪老干局安度晚年。可他始终退而不休,积极主动参加组织学习,为灾区捐款捐物,申请为机关宿舍值班等。生活上,他朴素节俭,从未向组织报过一次账,向组织伸手要过一分钱。

   

  他奉行,学到老活到老,家里随处都是书刊报纸及自己的学习心得,光学习习近平思想的学习笔记本就已经是第24本了。近年来,爱好学习的他还根据自身经历撰写了《日本人夺走了年青班副的生命》、《母亲,一位真正的共产党员》、《又欠我们一笔血债》等十多篇回忆录,控诉日军对华所犯滔天罪行,战争的惨烈场面,展示共产党团结一心奋勇抗敌的民族气节。他说“在平凡中铸就伟大,追求卓越、忘我奉献,这是新时代共产党员应该坚守的本分。”

责任编辑: 聂兴颖

中共贵阳市委宣传部  (贵阳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联系地址:贵阳市观山湖区市级行政中心市委大楼  市精神文明办秘书处  咨询电话:0851-87988275  咨询QQ:3102285600  邮编:550082

copyright©贵阳文明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文明网]
0
客户端
1
公众号
2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