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文明网 > 道德模范身边好人
桂树花开,福地吉祥
时间: 2017-10-24 来源: 贵阳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记修文县久长镇中心小学副校长共产党员黄以奎

  与黄校长共事已经八年多了。其间总有些感慨,想提笔记点什么,然而因为细小,只好作罢。而又正因为细小,它丝丝缕缕总缠绕着我的心脑,让我觉得不吐不快,于是终于提起了笔。作点小记,以释感怀。

  2012年10月20日,像往常一样,我从修文坐车到久小给乡村少年宫“齐心作文班”学生上课。到学校后没有钥匙进教室。值班的人又不再,只好给他打电话。一连打了九次电话,最终接通了。不到7分钟,只见他惺忪着眼,拖着疲倦的身子来了。我知道昨夜他又熬夜。自从学校的林万苏老师调走后,为了不打断学校的教学布署,他又同往次一样接刀上任,担任了六年级(1)班的教学任务。即要管理繁杂的学校事务,又要亲临一线上课,整天忙得不亦乐乎。

  “我都不好打扰你,但没有办法”

  “唉,有哪样打扰不打扰的呢?”他沙哑着声音说。

  说着,他打开了校园门,接着又与我一起,来到教学大楼前。开了进教学大楼的门。

  “你要到上面教师办公室不?”

  “要上。”

  “那我给你开,你去跟你的学生招呼吧。”

  他说完又拖着疲倦的身子,从一楼慢慢地爬到四楼给我开办公室门。完了,他又下到三楼我的作文班。

  “你还要哪样帮助的没得?”

  “没得啰”我说。

  他快下楼梯了,我急忙叫住了他,走到他的身边。

  “昨天,要写的先进人物,您看一下写哪个恰当?”

  “我看一下哦,我们学校”

  他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眼镜,思索着,

  “老师、老师,他们都可写”说着很有礼貌地下楼去了。

  他说了一串名字,却一个名字都没有自己,这是他到久小后一直的习惯。

  我站在楼上,看着小我五岁的他,慢慢爬上学校阶坎返家有一点老人般摩挲的背影,在这深秋的早晨,在大多数老师都还在休息的早晨,我的眼湿润了。

  教了二十三年书,其间逢的校长,算起来也有七八个。让我开心的有,让我愁闷的有,然而让我感动的却没有。这是我的遗憾,或者是我对校长要求的苛刻。然而只有黄校长,

  只有这个质朴的没有豪言壮语的汉子,让我的心中充满着感动。就是这样一位校长,当学校教师和子女都可以享受到免费中餐的时候,他却下了班,带上自己的女儿回家做饭吃。当全体老师都开心地踏上去广西海边旅游的时候,他却一个人在家里为教师们准备继教工程过关的材料,并发上一条“我在家等你们平安归来,祝大家旅途愉快”的短信。就是这样一位校长,当社会不法分子骚扰学校的时候,他挺身而出,保护学生的安全,数次生命遭到威胁而不惧。就是这样一位校长,每个星期六星期天甚至寒暑假在学校加班,却从未报过加班费,就是这样的校长------

  记得刚到学校时,我也不相信对黄校长的赞誉,是言过其实。也没感觉到什么。日子就像流水一样过去。在第一个学期放暑假后的一个中午,我因为审职称来到学校。

  “杨老师,帮忙牵一下布标哈。”在操场围墙下顶着烈日的黄校长叫我。

  我懒懒的走过去,帮他的忙。我将布标紧贴墙壁,他弯下腰拿钉锤使劲地钉着,额上的挂着汗珠。

  “黄校,凉快的时候再做吗。”

  “啦哥丝,要做的事太多,马上要开学,早点把环境搞好,大家来好上课”

  “趴”——只听一声,他的手被钉锤重重的敲了一下,出血了。我赶紧给他把受伤的中指拇包扎。原先的食指已经包扎过。再看他的手,粗糙得不能再粗糙了——整个手面没有一处是光滑的,有些地方还翻着粗皮,皱纹深陷,老茧比种庄稼的人的手还厚——包着包着,我的手有些轻了,不忍心去拉包的布,也不忍看那教师工作单位独特而少见的手。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深深的折服了。

  让我记忆犹新而又最感动当数丢失材料的那一次。学校在整理教师办公桌时,不知是哪一位清理我的桌箱,把我放在桌箱里准备申请民政补助的材料清理丢了。材料一丢,我患癌症的老婆就无法得到补助,我非常着急。在四楼立即打电话向他询问时,他惊呆了。

  “糟了!赶快去收废纸的地方找一下!”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我在楼上把东西收理好后,下到三楼校长办公室找他,他也不见了人影。于是我又拨通他的电话,这时电话里边传来了回音。

  “我在收废纸这点,你快来!”

  “你咱个跑得这样快。”

  “我打摩托车过来的。”

  于是,我走到校门口,打上摩托车,来到了收废纸的地方。在一个散发着霉气黑色的房子里,黄校长正在成堆成捆的废纸中一本书一本书,一页纸一页纸的翻着,不时抬一下自己的眼镜。我们找呀找呀,翻呀翻呀,他找一会又站起来伸一伸有点胖的身子,接着又蹲下去继续找,额角也开始有些汗了。半过多小时过去了,终于,他在一包蛇皮口袋里,发现了我的材料。他举着材料并揉着自己的腰,递到我的面前。

  “找到了,找到了,是这个吧”

  他紧绷着的脸终于放开了。我手捧着那一份材料,手有些颤抖了,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

  是的,我想说什么呢,又能说什么呢?总之就是激动。

  当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夕阳的余辉从窗外透了进来。我走出了办公室,扫视了一下久小这所沉静中的老校,一株百年老桂在深秋的苍郁中散发着幽幽的清香,显出无限的生意。正建设的新教学楼前挂着一副红布写的对联——桂树花开,福地吉祥。

  ““桂树花开,福地吉祥。”

  我不由地反复念叨这样的话·······(修文县久长镇中心小学 杨齐心)

责任编辑:张俊鹏